贝博官网登录-把落下的学习进度补回来 沪上“共享自习室”重新开张

贝博官网登录-把落下的学习进度补回来 沪上“共享自习室”重新开张

东方网记者柏可林3月26日报道:最近几天,高梦君的电话开始频繁响起,大多是顾客致电咨询或预约自习室事宜的。

这个九零后上海姑娘和几名合伙人一起,去年在小陆家嘴创立了一家“共享自习室”,为不少有自习需求的学生或成年人提供了一方安静天地。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乱了人们的学习节奏,也迫使自习室关闭了一个多月。

好在,疫情得到有力控制,一切正在恢复正轨。高梦君感到,自习室的客流量逐步回升。就像那一张张在桌前灯下奋笔疾书的脸,努力为未来拼搏出美好的可能。

起始:成年人自习的尴尬

自习非要去自习室吗?高梦君从前不这么认为,可自身的经验却证明——自习室的存在有必要。

“我有段时间准备考日语,在家复习太容易分心了,一会儿看看手机,一会儿玩玩电脑,一会儿吃吃零食。”后来,高梦君抱着书本去图书馆,可热门图书馆一座难求,冷门图书馆又座位太少。“许多人大清早就在门口守着了,一开门就占座。”这阵仗让高梦君不由打起退堂鼓,转而把目光投向书店和咖啡馆。问题又来了:“太吵,有人打电话,有人谈生意。”有段时间,高梦君尝试了联合办公场地,却发现太贵,独立工位一个月的租金上千。

这确实是大量有自习需求的成年人面临的尴尬。高梦君从中看到了机遇,借着共享经济的东风,和几名合伙人一起,在浦东东方大厦的9层开了一家自习室,取名“黑族”:“有梦一族,所有黑夜中的梦想,最终都会迎来光曙。”他们希望,让热爱学习的人只用一杯咖啡的钱,就能在上海享有一片清净空间。

暂停:线下关闭,线上“云督导”

选址在寸土寸金的小陆家嘴区域,高梦君看中的是这里有数量庞大的白领群体和成熟的生活圈。自习室的起步比较顺利,周末和考试季的上座率能达到七成,光顾的大多是白领。“有人要考会计编程,有人要考雅思托福,有人要考研,还有人考的证我压根没听说过,太专业了。”但在2020年春节,自习室遭遇了急刹车。

“我们原本计划春节也照常开业的,有不少留在上海的顾客有学习需求,我们为此还开售了春节券。”高梦君说。没想到疫情来势汹汹,为配合做好疫情防控,自习室于1月23日起关闭,之前卖出的春节券一律可以延期使用。

停业不停工,春节期间高梦君也没闲着。首先,自习室成立了防控小组,做好对员工健康的追踪,对门店进行全面消毒,制定防疫应急及物料手册,采购了足量的消毒液、口罩、手套等。此外,对包年、包月会员提供延期服务。为督促会员在家也能按时完成学习目标,自习室还提供线上沟通“云督导”,创建了学习打卡微信群。一位会员在家静不下心学习,自习室邮寄了耳塞过去。还有会员在家心情烦躁,单词背了就忘,自习室的工作人员在线上鼓励他,沟通学习进度。

“我们不是老师,不会做课业辅导,但我们能做的是鼓励,把学习氛围传递给顾客。”高梦君说。疫情,或许能打断正常的生活节奏,但阻挡不住学习的热情。

重启:道阻且长的新型业态

3月15日,黑族自习室重新开门迎客。小陆家嘴的办公楼一天比一天热闹,站在自习室的窗前,看着晚上的万家灯火,高梦君感到城市的脉搏跳动得越来越强。

刚恢复开业那几天,所有来自习的顾客都要填写登记表,留下联系方式、居住区域、体温、座位号等信息。自习室还会采取限流措施,营业时间从原本的早上8点30分到晚上10点30分缩短至朝九晚九。此外,出示绿色随申码才能进入大楼,非会员必须预约,座位隔开坐……

“自习室面积300多平,比较宽敞。”高梦君说,“当初设计师说能放得下一百多个座位,我们最终决定只安排83个,留出更多的空间让顾客休息,比如中午打个瞌睡、定定心心坐着吃顿饭。”

记者上午9点采访时,自习室的阳光房里就已经坐了三名顾客。“有些人一开门就来了,要把落下的学习度赶上。”高梦君说着又打开了两扇没有把手的“暗门”,里面的自习桌被一格格隔开,既独立又私密。

这两间是沉浸屋和小黑屋,名副其实,十多个自习者安静地埋头读书,偶尔传来笔尖与书本摩擦的声音。高梦君甚至可以精确地说出台灯的色温“4500K”,因为这是创始团队调研了市面上138种不同的灯管,最终选定的界于暖白与正白之间的光源。

“共享自习室在日韩趋于成熟,但在中国却是新型业态。”关上自习室的隔音门,高梦君这才提高了声音。据她所知,目前全上海的共享自习室才三五十家,有些开在办公楼,有些则开在高校周边。“共享自习室并不是租个场地就完事了,装潢设计、软硬件设施都有讲究;还要明确你的目标群体,如果是学生就不能定价太高,如果是白领就要了解他们的需求。”对于高梦君、对于整个“共享自习室”行业而言,未来值得摸索的还有很多。